上夜班前的午睡几乎成了身边每一个倒班机务人的习惯。下午睡醒,看到航空妹的微信,“hello,在吗?能不能约一篇关于冬天里机务的稿件?”在说明文字要求和时限之后,我说试试吧 !

不敢给确切的答复,因为工作五年,虽然算不上资深,可是也慢慢适应并习惯了外场工作的一切。冬天里的机务,与我看这个话题很大,广袤的中国,数九寒天里大大小小机场里坚守的民航人,一时间不知从何下笔。

  机务的故事 | 冬天零下的停机坪-起落安妥 - 航空新门户

  前一阵子领导分配给一个新徒弟,一个来自南方某民航高校的实习生。一条微信发过去:“睡醒了吗,上班也有几个月了,回北京的冬天还适应吗,有什么想法?”

很快回了过来:“师父,看上一条您给我发的微信”。

往前一翻:“今天大风蓝色预警,晚上把厚衣服带着

对呀,这不就是一个外场机务对冬天的最真切感受吗!空旷的机坪,可以给习惯了空调的人们最为直观的季节感受,夏天的炙热和冬天的严寒

晚上在更衣室,上班的同事们都在讨论着要穿多厚。“赶紧穿吧,有多厚穿多厚”有个同事喊了一句。

  机务的故事 | 冬天零下的停机坪-起落安妥 - 航空新门户

  开完班前安全工作会,很快拿到了当晚的工作任务,一架飞机的航后检查和机身过热灯亮的排故,跟徒弟交代完注意事项之后,下楼开始准备工具。“咣”,徒弟轻轻一推,一楼的门便顺着风,重重的摔在了墙上。

“嚯哦,师父,今儿上班儿路上没感觉到这么大风呀!”

我笑了笑。“习惯就好了,抓紧准备吧!”

飞机落地之后,我开始进行例行检查,徒弟准备水车。冬季航班,在确认没有需要水的工作之后,需要尽快把水系统排放干净,防止结冰堵塞或损伤管道影响第二天航班正常出港

师父,您让我放的是水吗,怎么还粘手呢?”95后的他语气里永远充满着对新鲜事物的好奇。

不小心洒到地上还粘脚呢,天太冷,瞬间结冰造成的,当心点,别撒到地上摔着。

做完例行检查,开始进行排故工作。货舱里狭小的空间和空调残留的温度,让身材稍胖的徒弟额头上很快出现了汗珠。

“师父,我能把外面厚重的皮服脱了吗,太热了。”

“你歇会儿,我先干着,衣服就别脱了,没有空调,这儿气温下降快着呢,别着凉!”

  机务的故事 | 冬天零下的停机坪-起落安妥 - 航空新门户

  737NG的后货舱虽然不大,可这项工作需要扎着马步把侧壁板一块一块拆下来,一段一段的进行隔离测量,排除故障已经是第二天早晨。回头一看,徒弟之前头发上的汗已经被冻住。

“哈哈,原来你是超级赛亚人!”

“怎么了,师父?”

“看看你的发型就知道了。”

“稍微歇会吧,歇会儿咱再收拾。“有点疲惫的我坐在货舱里说。

“第一次在冬天的室外待一宿吧,感觉怎么样?”

还行,看着把故障排除,一会儿能安全把旅客送到他们想去的地方,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那我要跟你说,这架飞机今天没有航班计划,而且明天就会飞去做退租检,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它都不会有航班任务了,你还有成就感吗?”

徒弟一时语塞,满脸写着委屈不情愿。

“知道今天断断续续过来有多少人帮忙吗,想没想过他们为什么过来?”

“没注意,当时就想着赶紧排故来着?”

“其实,我也没数具体来过多少人,但我大概记着谁来过,他们大部分人过来帮忙是因为都知道咱今晚工作量大,都想着过来帮忙分担一点,或者逗会儿贫,让工作感觉不那么累,这也是很多人虽然嘴上埋怨工作又脏又累,却依然积极工作的原因。”

“师父,这个我能感觉到,像我虽然现在挣得少,可是我在这工作感觉心里特别温暖,干起活来特别痛快。”

  机务的故事 | 冬天零下的停机坪-起落安妥 - 航空新门户

  “说到温暖,除了你我,你知道今天哪个师父在这待得时间最长吗?”

这个我知道,但感觉好像他好像不太开心。

“知道为什么吗?”

其实这架飞机是他十几年前从西雅图接回来的新飞机都说飞行员是飞机的爹,机务是飞机的妈,他们负责飞机方向,我们负责吃喝拉撒。对于他,这架飞机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从出生到现在十几年,现在这架飞机该走了,我能体会到他心里的不舍。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你的孩子明天就要远去留学,你是不是也会帮他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好。道理都是一样的,就像刚才我问你的问题,其实除了职责所在,要求我们把故障排除以外,里面还有感情因素。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就像你我以及身边很多师父一样,即便又脏又累,也没有电影里飞机工程师那么光鲜亮丽,但他们依然还是选择了这个职业,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喜欢飞机。因为单纯的喜欢,因为纯粹的热爱在他们眼中飞机是有温度的,送你一句当下流行的话,不忘初心。好了,清点清单工具,咱回屋,该下班了。”

  机务的故事 | 冬天零下的停机坪-起落安妥 - 航空新门户